var a='www.'; var b='asiaf'; var c='inance'; var d='.cn';

亞洲財經

搜索
亞洲財經網> 亞財情報 > 專家視點

姜伯靜:對滴滴順風車的三個困惑

8個月前發布來源:新浪財經作者:姜伯靜

評論(0)瀏覽(24)

公平地講,順風車是一個非常好的出行方式,只是曾經被過度社交化帶偏了方向。而今,滴滴順風車業務回歸,面對的不僅僅是用戶的觀望,還有對手的虎視眈眈。

  “閱盡天涯離別苦,不道歸來,零落花如許。”

  王國維《蝶戀花》中的這幾句詞,不知道能否代表滴滴順風車重新歸來后的復雜心情。

  11月6日午間,滴滴出行官方微博寫道:“懷著敬畏之心重新出發,我們希望順風車承擔為社會大眾出行創造價值的責任,繼續為廣大用戶提供安全、經濟、友善、環保的出行方式。并決定于11月20日起,陸續在哈爾濱、太原、北京、南通等7個城市上線試運營。”

  滴滴順風車,就要回來了!

  雖然將“敬畏”二字放在最前面,但這種歸來,卻不免讓人百味雜陳。每一位聽說滴滴順風車回來消息的人,都會有不同的感受。而我,對即將歸來的滴滴順風車,有三個問題,想必不少人也有這個疑問。

  首先,第一個困惑:“保護女性”的措施是矯枉過正,無計可施,還是為推卸責任做準備?

  這個問題,是最被關注的。雖然柳青對這個問題有所回復,但實質意義不大。

  即將歸來的滴滴順風車,會改頭換面,再也不是昔日的滴滴順風車了。而最明顯的,就是對女性乘客乘車時間段的規定。

  在《滴滴順風車試運營方案》中,這樣一個非常明顯的細節引起了大家的關注:“試運營期間,我們將首先提供5:00-23:00(女性5:00-20:00)、市內中短途(50公里以內)的順風車平臺服務,試運營期間不收取信息服務費。”

  將女性乘客乘車的時間“局限”在“5:00-20:00”之間,其目的很顯然就是為了保護女性乘客。

  但是這種保護,是矯枉過正,還是無計可施?這里,我不想說“女權”這個概念。

  如果是一刀切式的將女性乘客排除在夜間乘車時間段內,那很顯然這是一種矯枉過正;而如果是在沒有找到最佳保護措施的情況下只能如此,或者說對目前的措施并無十足的信心把握,那這只能算是一種權宜之計,甚至就是很明顯的無計可施了。而這樣的話,這個滴滴順風車就是不完整的順風車業務。

  那么,這種回歸,意義是否就大打折扣了呢?

  此外,還有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:如果有女性乘客在規定時間段外乘坐滴滴順風車,那出了事故的話,滴滴是否就以乘客不遵守運營規則為由可以推卸責任呢?

  第二個困惑:滴滴順風車的安全措施實際作用有多大?

  安全,是滴滴順風車遲遲不能回歸市場的最大難題。既然選擇回歸,那就追求最大限度的理想化結果,就應該基本上解決掉那些安全隱患。

  的確,去除“社交因素”這種“斷臂”式的作法值得表揚。

  但是,除去《滴滴順風車試運營方案》對女性乘客乘車時間段的規定,我對里面的幾點安全措施還是有些“不以為然”。

  信息審核方面,門檻顯然提高了不少,卻也不無缺憾。

  “引入失信人篩查,積極探索與第三方信用產品合作方式”,無疑將發揮重大作用。但是,我認為這種信息審核還有一定的欠缺。“攜手公安機關,對注冊車主進行綜合背景審查”,這肯定能防止部分有“案底”的人進入順風車業務;不過,對于那些具有潛在隱患的人群并無太大作用,畢竟“防患于未然”才是主要的目的。“車主準入增加信用門檻”,應該是對信用不佳人群的“絕緣”,但也是一種“一刀切”,想要借助順風車改善生活甚至“東山再起”的人怕是沒有了希望;同時,“信用門檻”對優質順風車主的篩選,金融方面的意義更大,安全的意義反而處于次要地位了。

  而與某些“一刀切”相比,“信任值升級為行為分”這項舉措又顯得過于寬松。我認為“信用值”、“印象分”應該是最為嚴厲的一項措施,為什么不采取發生一次騷擾投訴就采取強制退出一段時間的機制呢?這,對于乘客和司機都是一種保護。

  當然,目前只是試驗,一切都還有完善的時間。

  第三個困惑:滴滴順風車回來的目的究竟是什么?

  “繼續為廣大用戶提供安全、經濟、友善、環保的出行方式”,這是滴滴順風車回歸的官方說法。

  而實質上,遠非如此。

  滴滴順風車在2018年被下線,而在此之前,滴滴順風車對滴滴出行的意義非常之大。失去滴滴順風車業務的時間里,滴滴不僅僅是遠離了社交夢,而且還失去了龐大的收入和利潤。

  2016年的年中,正是滴滴順風車業務上線一年且飛速發展的階段,當時有這樣一個數據:“自2015年6月1日業務上線至2016年5月31日的一年時間里,滴滴順風車平臺共運送2億人次出行,總行駛里程達到29.96億公里,使用乘客數突破3000萬人,覆蓋城市已經達到343個。”并且,它的使用人群頗具誘惑力:“滴滴順風車使用人群多為年輕的職場白領人群。車主排名前五的職業分別為服務業、汽車機械、房地產建筑、互聯網軟件、金融類,乘客大多數從事服務業、房地產建筑、互聯網軟件、金融類、汽車機械等行業的工作。”

  也就是說,滴滴順風車曾經在最具有消費活力的人群中流行。失去了這個業務,就意味著滴滴失去了巨大的潛在財富。

  而在滴滴順風車離開的這段日子里,有數個對手進入這個行業。可以這樣說,滴滴順風車這個時候回來,最根本的原因是不回來就會失去這個市場。如果未來滴滴上市,有沒有順風車業務的區別將很大。

  我想,這才是滴滴順風車業務回歸的真正目的吧?

  以上這三個困惑,應該是不少人的困惑。

  公平地講,順風車是一個非常好的出行方式,只是曾經被過度社交化帶偏了方向。而今,滴滴順風車業務回歸,面對的不僅僅是用戶的觀望,還有對手的虎視眈眈。我們希望滴滴順風車越來越好,但更希望滴滴能讓用戶更加放心。最后,祝滴滴順風車“一路順風”!

  (本文作者介紹:專欄作者,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最佳新聞評論獎得主,iDoNews 簽約專欄作者。)


姜伯靜:對滴滴順風車的三個困惑


0
好文
0
太水

推廣達人 工資福利

亞洲財經

精彩評論

用戶頭像
表情 評論還可以輸入320

查看更多>>

內容推薦

回到亞財情報

情報速遞

熱評機構

金三角數字產業基地

專家視點

亞財推薦

閱讀排行
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
什么值得買

亞財互金E周刊 互聯網金融領域最具影響力刊物

3d历史开奖号码